愛物瑣記——大道而成的勝景

時間:2017-2-1 14:25:22 文章來源:中國藝術品網  

大道而成的勝景

  去年是我最操勞的一年,以致我最想伏案的數篇本欄要文沒能依時成稿。我是1994年年底開始退休的,希望不在一線工作,人可以多讀些書,在收藏上多做些有益自己以便更好服務社會的積累與思考,可我還是在中國共產黨建黨95周年和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之際忙得停不下來去拿筆,不知這算不算有心歌者,不停于職責而“不下火線”跟能靜靜地去心敬成文是沒有區別的?

  我在很忙和很閑的時侯愛這么問自己——我是誰?為何而生?我是勞動者;要不虛度年華為國家強大、民族進步而生。我總是這么回答自己。

  不得永年可以度生的構建在于人的肉身可腐可滅思想卻能永生。人要活得不具格局地狹隘和不客觀,結果往往會像一位自恃有文化的臺灣女作家在香港大學演講想知道聽眾人生的啟蒙歌而意外聽到《我的祖國》,因與期待是完全相反的,所獲的自然是大大的尷尬。

  女作家在尷尬之后沒找到正視的鏡子,更可悲地發文《大河就是大河》,試圖找回一些不希望丟掉的面子,自以為是的嘴臉反讓人想到了“可恥”二字。

  她文中寫到:“當坐在第一排的周偉立教授回答說,他的啟蒙歌是《我的祖國》時,站在臺上的我,腦海如電光石般閃過好些念頭。第一個念頭就是,這是一首“紅歌”,身為大學副校長的周偉立在一千個師生面前不避諱地說自己的啟蒙歌曲是一首“紅歌”,需要“勇氣”。更在境外的文章最后寫到:“有時候,真的,大河就是大河,稻浪就是稻浪罷了。當一個半小時的演講被切出一個碎片,然后那純凈自然、敞開傾聽的片刻突然變成一個刀光劍影的東西,我只能說,這樣充滿猜疑地活著,不累嗎?”

  讀到這些話,我想每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一定無比震驚、憤慨!紅色政權領導出一個強大、進步的中國,香港也是這個大家庭中的一員,其大學的副校長說“紅歌”是他的啟蒙歌,乃于紅色天下自然而然又恰如其分的陳辭,這需要什么避諱和勇氣?!《我的祖國》出自最著名的抗美援朝電影《上甘嶺》,歌中的大河、稻浪唱的是每一個中國人心中神圣的家園,就指臺灣的小溪、稻浪也是如此,女作家如此讀不懂,真枉為拿筆桿之人!且還煞有介事地強調:“真的,大河就是大河,稻浪就是稻浪罷了。”一個在臺灣生于1952年的女人,沒經歷過國破山河在的巨痛,就自以為是地去定義一支唱出民族氣概的歌詞意涵,證明了知識分子若反動,那將是天下最大的反動!寫到這里,其的反動還披著一條遮羞布,隨后的“當一個半小時的演講被切出一個碎片,然后那純凈自然、敞開傾聽的片刻突然變成一個刀光劍影的東西,我只能說,這樣充滿猜疑地活著,不累嗎?”就完全把遮羞布扯下,把自己要多丑陋就有多丑陋地站在了民族的對立面!

  嚴格地說,《我的祖國》里只有萬眾一心的同仇敵愾沒有刀光劍影,是女作家在那種陣勢面前大出所料地心慌而語無倫次了!若一定說有刀光劍影那可是保家衛國的刀光劍影,女作家曾身為中華民族一個偏安一隅的小朝廷文化部長,在民族早已走向大和解而正視歷史的今天還如此揶揄引領民族走向更大成功的紅色政權和自己的同胞;加上“我只能說,這樣充滿猜疑地活著,不累嗎?”就太不像一個知名作家說的話,倒似足一個文化惡棍陰陽怪氣的發泄,把前面的揶揄上升成了赤裸裸的褻瀆與挑釁,也太窮兇極惡可誅也!

  閱讀是很好地認識世界和生活的方式;依我看,每一個愛憎分明的人都不應該為這么壞的人的作品捧場。一個人心懷里沒有點民族大義并罔顧事實,其充其量不過是一個靠碼字吃飯的文化混混,好書有的是,讀其的書會臟了人的心懷。這個壞人最大的問題是極度反動,要在民族間挑事,對大是大非的歷史洪流給當下和未來的認知種下仇恨(她有一本《大江大海1949》的惡書足以說明!此書在國內是禁書,多年前我一位好友托我自境外購一本被我狠狠批評你們家吃了共產黨這么多好處怎么還想看這么壞的書!后來自然不屑跟這位多年的好友交往了。常言道:道不同,不相為謀。我的交友準則是:人無貴賤,人品為上可心通)。我不寫她的名大家都知道是誰,“愛物瑣記”是一塊人文的芳草園,壞人和不需提的人的名字是不能在這出現的,它會臟了園中的浩氣和讀友們的眼睛。比如本欄2011年7月的《何以深情三兩語》一文我引用了“不要問國家為你做了什么,要問你為國家做了什么。”這一語,我能信手拈來,當然知道誰說的,但我不愿其的名字出現于本欄,我只點到是一個列強國家的領導人說的。

  讀書讓人明理,寫書的人若不能正視是非,其自必失之千古。我曾3去臺灣,臺灣的人,臺灣的山山水水、許許多多我都敬重和珍愛,大家不妨回看本欄的《那些平實的記憶》一文,大家會看到我跟這位女作家的反差。一個人若善待世界世界一定是可親、和平的。女作家一個半小時的演講,如無不良居心,發生什么自然誠悅面對什么,結果是自己小人的猜疑之心反怪別人如此,最后以目空一切的粗暴和故作清高的傲慢來爭辯,招致的無外是人人報以不齒,這是人不善天地難容!5年多前我在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演講,定講3小時(中途休息15分鐘),結果因大家聽得入神最終講了近5個小時,是乃善在啟智,我和聽者都忘情于學術行走的悠哉。學問只是理想的翅膀,決定飛得多高多遠是睿智不失美麗的頭腦與心靈。

  “愛物瑣記”一年沒發新稿是因為我太忙顧不過來,百余篇內涵豐富又真情洋溢的文章掛在網上,人若愛讀書,那些文章在下敢說尊定讀之不厭。

  “美育代教育”是蔡元培(1868-1940)先生說的,當圖畫的美徹底把我的心田浸潤之后,我一個高中文憑都沒有的人,做夢都不敢想在這個時代自己竟是把這5個字執行得最到位的人。好畫跟美文交織在一起,就像婆娑的垂柳中竄飛著春燕,年少看它是春情,年輕看它是詩情,年邁看它是溫情,人生中無論什么時段睹后都是教人依夢綿綿……。這一段出自本欄2012年11月1日的文章,一位九旬老人讀了沒看我文章的立意,死抓住蔡元培說的是“以美育代宗教”,我今月中旬給他在手機回了一信——

XX老先生如晤:

  我言蔡元培“美育代教育”出自在下《感謝生活所承載的國家之愛民族之情》一文,改蔡老原話丁點,不過為順應時代的需求罷了(這里我要特別向大家說明一下,老先生是國民黨的軍人后代,他信宗教;我是共產黨的軍人后代,以唯物論在生活的行走中建立了自我的人生信條沒宗教信仰,因而用“時代的需求”一語帶過),絕不失原意之大醒。于晚輩眼里,國人的宗教,緊記“溫良恭儉讓”便可尋得人生的安穩;不似西方列強,捧著《圣經》,干著多少反人類和道德淪喪之事!蔡老那言,出自民國初年,當時其急國之強大、民族之覺醒,受西方宗教思潮影響,認為國人最缺的是宗教的提智與滋養,故說下“以美育代宗教”一言。言中美育為美術教育,兼指對美好事物的認識;XX老先生若再讀晚輩《感謝……》一文,就能充分理解我把蔡老原話的“以”去掉和把“宗教”改成教育的用意。把“以”去掉,為字面語言更簡潔,符合中文的文法說明。

  存于當下,作為一個對社會負有責任的收藏家,我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就思量了收藏的意義,因而豪情立下、言出“我以美圖慰勞生”一志,這就是對蔡老前述之言的充分貫徹。前人怎說與我怎解,在不傷本意的前提下,又何必去計較原話一字不漏的說法。再回到XX老先生昨對我說的:“美育已是教育了就不能再說教育。”而晚輩是指美術教育來替代繁雜的學科和處世教育,那可是易懂又美好、輕松多了,言下“美育代教育”又有何不可。

  XX老先生來過我家,從一個人的家,直接能反映一個人的生命狀態。我一直感謝中國共產黨英明開創了這個偉大的時代才有了我努力所成的今天,自然立下心志為國家畢生好好服務,所以我的文章所展現的盡是愛黨愛國和對生活充滿愛而包容的心思;至于先生指出家中兩件陳列作品為偽,那屬百花叢中擇枝而辨之事,我是懂其耀世而采,自是任先生所看了,只是先生別忘了最初跟我聊天時很認同我看作品主要還是看畫或寫得好不好來定是否收藏的前提。我從不說我的收藏無一不假,但敢說無一不好。晚輩的藝術秉承從來都堅持真假是論定不了好壞的。

  年底事多就此草草收筆。祝XX老先生體泰福添、長日樂呵!

                                     晚:振宇2017年元月16日子時遙揖于瓊

  收藏上真假與好壞是要綜合而看的。真的尺桿是什么?假如何界定?這需要收藏者經驗的積累。當一件物品擺在眼前,藝術性、時代性都符合了定義為好物的標準,評判是否是落款者的真跡即使學術上還是有盲點,如個人的財力允許,還是要大膽為更深入的研究和對好物更妥善的保管去出手是我一貫的做派。凡我認定假不了的東西,最后都閃著金光讓世人眼饞和心敬。本欄里寫過這樣的事例,讀過的朋友早都拍案驚奇叫好了我就不再復述。沒讀過的朋友就慢慢在系列文中找吧,我不是職業吃文字飯的都不辭辛苦寫了那么多文章,想好玩或懂更多的還怕讀它嗎?!

  老先生說假的是本文主圖中的國父孫中山(1866-1925)先生的墨寶。由于時代的遠去,以民間的條件我們確實不能準確地用大量己未年(即1919年)國父寫的書法真品進行比對而斷其真偽,但以造假者的習慣和條件,我以下述幾點判其假不了且為精品:1.書法造假者一定是職業書家操刀,但此墨寶里的筆道并非出自職業書家之手。稍有點書寫經驗的人一眼即明職業書家和非職業書家下筆的呈現。2.墨寶中所用印章的刻制水平和“志在不朽”、“名敬字曰仲直”、“孫文龍容”三方印文符合國父當時的身份及心性。3.印氣的夠代、朱砂的品質沒有丁點瑕疵。4.裝裱的品質很高,為典型的東瀛小島托金裱。從落款時間“己未春局”的寫法上推很可能為應東瀛小島友人而寫。從字面的意思看,應是己未春天里寫的意思,在本邦可沒有這個寫法,造假的人造出這一說,那簡直是畫蛇添足還嫌不夠添出翅膀了!

  主圖中的另外一張為當代西畫名家尹朝陽的水彩《信仰·明媚》。去年中國共產黨95華誕我就選了此畫來寫,沒想太忙不僅錯過該篇大稿,還錯過了長征勝利那篇。畫的原名叫《天安門廣場》,我把它改成更有深度和詩意的上述之名基于高水平的繪畫一定要有一語顯乾坤的感染力。文字的意義在于詮釋,絕對要有更深邃且不失明了的解讀。2008年我在拍下這張畫的前一天看著畫我想得最多的是“圣潔”二字。收入畫中所有招展的紅旗,代表著時代的意氣風發,人們在廣場中受其鼓舞而越聚越多,如實地寫映了國家與民族在歷史新時期的現實輪廓和精神風貌。

  主圖的兩張畫乃實景而攝,在我家中這么掛的原因很簡單,人民勝利了通過國父的《欣然》以表述天地的喜悅!在我心中新中國真正的國父是毛澤東(1893.12.26—1976.9.9),他的不朽在于領導中國共產黨通過為人民服務找到了準確的國家發展定位,最終實現了國家強大、人民幸福的偉大愿景!!

                          盧德卿之子張振宇2017.1.29 12:39完稿于家中南窗下


孫中山書法作品


孫中山書法作品


孫中山書法作品局部之一


孫中山書法作品局部之二


尹朝陽水彩代表作《信仰·明媚》


《信仰·明媚》


《信仰·明媚》局部之一


《信仰·明媚》局部之二


《信仰·明媚》局部之三


《信仰·明媚》局部之四

3d组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