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新聞 >滾動新聞> 正文

陳如冬:向傳統深處挺進

時間:2018-12-21 10:55:39  信息來源:倪 熊

無問路東西 35×46cm

最難消受暮秋雨 68×46cm

曉煙 68×136cm

輕寒正是可人天 100×35cm

鹿鳴清晝 45×68cm

藝術簡歷

  陳如冬 1970年5月生于江蘇蘇州,少年曾受業于蘇州著名畫家陳德奎先生。擅長山水翎毛、間作花卉草蟲。創作作品沿襲吳門繪畫的精神品質,追求筆墨精微、寫意空明的文人氣息,在清韻雅正中體會詩境之美。學術上強調筆墨,傳承吳門文脈的同時,一洗依傍,借古開今,抒寫屬于自己內在的自然心境。

  1970年出生的陳如冬在蘇州當代畫家中或許是個異數,很多原因,起碼有兩個:沒有上過正兒八經的學,沒有上過正兒八經的班。可以說是老天爺賞了他吃飯的手藝,他也就規規矩矩踏踏實實勤勤懇懇認認真真心無旁騖專心致志地畫畫。

  沒有上過學,是說的所謂科班。少年陳如冬喜歡畫畫,啟蒙授業的先生陳德奎不是太過有名,其時是蘇州工藝美術學校老師,雖然是畫西畫的新派,卻是按部就班的傳統授業模式,開卷子,臨摹,練書法,以后老師回了上海,十五六歲的陳如冬還是按照這方法繼續自學。這樣也好,師承只是入門途徑,可以走出自己的道兒來,甚至青出于藍,當然,在陳如冬是略略有點無奈,死辦法,就一個個臨習過來么,一代一代追蹤溯源去,大積古今名畫,朝夕探求,也是天賜稟賦,他悟性極高,似可與古人對話,基本上一學就會,一畫就像,再一遍一遍又一遍,熟能生巧,反反復復,了解,理解,領悟,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下筆也能精妙過人。俗話說師傅領進門,修行靠自己,陳如冬是做到的;俗話好像還說一份天賦,加上九十九的努力,大概可以成事兒,這一點陳如冬是既有且做到了。但凡中國古代傳統繪畫青史留名的無一例外一網打盡,每一個都臨過幾遍了,如數家珍,了然于胸,爛熟于心。

  沒有上過班,是說所謂單位。青年陳如冬踏上社會,就是自食其力賣畫生涯,而不像此前往后也有出道比較早的畫家,靠賣畫掙學費補貼開銷。其時改革開放,蘇州十全街還是工藝一條街如火如荼正紅紅火火,他覺得靠賣畫也能維持生活。后來談戀愛結婚,上輩人思想還沒扭轉過來,就去了吳門藝苑上班。上班雖然也是畫畫,可是產品有程式要照規矩,他覺得與藝術無關,甚至與畫畫也無關,不過三天,就打道回府了。隱隱透著斯斯文文的文藝青年的強大內心和頑強自信。

  1993年,他就兩次在香港舉辦了個人畫展。1996年被16個國家藝術團體聯合審定為“世界書畫藝術名人”榮譽稱號,1997年名列“世界華人藝術家成就博覽大典”,陳如冬只是20來歲的小年輕,還傻傻的挺高興了一陣。但的確可以驕傲地說,陳如冬是蘇州為數不多的少年即已成名的畫家,而且和現在很多業已成名的同齡人不一樣,他不是因為參加很多國家級畫展獲獎而一舉成名揚名立萬,他純粹就是靠自己的畫成為市場追捧成為老少皆知。而且,他也是為數不多的少有非議贏得各方拋開親疏遠近門戶偏見一致認同交口贊譽的畫家。

  大部分的人知道陳如冬的畫都是因為老虎,然后動物,然后山水;先是工筆,漸漸寫意的漸變過程。而在陳如冬,不管是翎毛動物,還是寫意花卉,甚至是亦工亦寫的山水人物,其實都是齊頭并進的。因為是職業畫家,人家要什么題材,當然就畫什么題材。作品的藝術尺度和社會的客觀需求,從來都是矛盾的統一體,無法回避,必須正視,既要具有高妙的藝術境界,又要符合日常的審美趣味。自古以來,真正的大藝術家其實也都是雅俗共賞,既有文人士大夫業界同行的欣賞,也為引車賣漿販夫走卒所喜歡。雖然艱辛,可是陳如冬樂在其中,也在這過程中不斷開拓視野,觸發靈感,思考藝術和人生,循環往復,循序漸進。有跡可循的是他的畫室曾經在桃花塢,也在過平江路,現在是古典園林,畫室的齋名也從歲寒軒到雪泥堂到現在牧云堂,其心路歷程殷殷可鑒。

  陳如冬畫虎用筆細韌松動,設色溫雅,神態逼真,憨鞠可愛,活躍自然,游戲林泉,其眼神有眉目傳情,而動作則顧盼生動,都是擬人的細膩情感傳遞,一派天真爛漫,質樸而諧和,對生命的關愛與憧憬很是真切。老虎只是代表,馬也是,獅、狗、馬、羊、猴等等翎毛動物都這樣:以形寫神,捕捉瞬間特征,體察自然秉性,加以提煉、概括,運用素描、速寫、水彩等寫實技巧,準確造型,傳達表現對象的本性和神韻;賦比人性,傾注真摯感情和獨特感悟,以人與自然的和諧交融,撥動觀賞者的心弦。從其作品日趨成熟的藝術個性也可以看出陳如冬的審美意趣和文化內涵,大有立志創作具有中國特色完整的動物畫體系的鴻鵠之志。花草、山石似乎都是布景補景,這也是過去一直以來的傳統。陳如冬的嘗試是像攝影變焦般由近景特寫推遠中景至全景,虎、馬等動物漸漸地由戲劇舞臺燈光追打的明星主角融洽于林樹泉壑的物象統一,并漸漸的成為天地自然青山綠水的生靈點綴。

  貌似不知不覺不經意間陳如冬由動物轉型為山水,而在他就是個一以貫之,只不過一方面是外面大家都看到的作品呈現,一方面是內里自己的埋頭研習,其實即使在他的動物聞名遐邇之際,他還有反映老蘇州城市風貌和市井生活的“滄浪十八景”,同樣令人羨艷不已。

  陳如冬的小青綠山水甚至可以稱之為倒行逆施,即由明代文徵明而始往前追溯,以宋人的峭拔冷峻,對應元以后文人繪畫雅逸淡遠,葆守文人繪畫等筆墨審美的獨立價值,用心靈去體會文人繪畫的特有書卷氣息。本乎于心,發乎于情,統攝融合“南北二宗”的筆墨精神,“韻”與“思”的空間延伸開來,空靈而雋永;或墨清而蘊藉,風骨俊俏,色澤雅致,山石或勾而無皴,青綠賦色,林木穿插有致,刻畫精微。古秀雅逸與清遠溫潤結合,氣息雅凈,一派平淡天真的藝術風格。

  他的厚積薄發也由此可見一斑。工寫兼融,以形寫意,造境傳神,不僅是題材、圖式,同樣筆墨、線條。一是弱化線條,向“沒骨”靠攏,吸收水彩的繪畫技巧,平實地處理畫面內容關系;二是焦點透視,縮小視野,形成近距離感,或聚焦主體于中景,虛前而實后,使之在構圖上更加靈活和豐富;現在畫法更是趨于精細,以前還大片潑墨、潑彩和濃淡水墨渲染為更多傳統的勾、皴、點、染所替代,西畫元素日趨減弱,筆墨意味日漸增強,水氳墨障和巧妙留白,則寄寓了他的情緒和感受。

  中國美協理論委員會主任薛永年評價他說:“陳君藝術知法明理,上承近代先賢,外師造化,中得心源。尤能以詩人比興思維,借鑒象征手法,在歷史記憶中注入感受,利用文化積淀賦予新意。”著名美術評論家許宏泉說:“我覺得如冬的山水畫也該是真正體現了吳門繪畫傳統在當下的可能性······更多地透露著文人繪畫的傾向,但他并不一味從古人那兒討生活,胸有丘壑,筆底自有煙霞。”

  陳如冬自己曾這樣描述說:“我自幼習畫,浸淫傳統,難脫臼窠,喜山水,好盆藝。遙想先賢的文人生活心向往之。繪畫追求超然物外、散淡的文人氣息,我的創作過程類似于在朝圣的旅途中愉悅地漫步,在這樣的行進中有我想要的真實。”他唱評彈,玩茶壺,養蟲子,喜收藏,愛好興趣廣泛;也徜徉山水游戲林泉,看山、讀畫,尋求山水象外之境,平靜而平淡地守望自己的精神家園。因而他的作品在空蒙中躍然出一片靈氣的眾生,也讓我們可以從中一窺千古芳名的吳門及其源遠流長的文化。

  本欄目由蘇州市美術家協會協辦

更多
3d组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