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策劃見高低

時間:2010-9-12文章作者:陳履生

 


陳履生


 


上海的劉海粟美術館在國內不算大館,也不算名館,它和深圳的關山月美術館一樣,往往被誤解為是一畫家的紀念館,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會制約了它在專業內的發展。可是,令業內人士大跌眼鏡的是,就是像劉海粟美術館這樣場館面積不是很大、業務經費有限、更沒有展覽策劃大腕的美術館,卻有著能夠“走出去”的品牌展覽,其中的問題關系到展覽的策劃,也在一定程度上說明展覽策劃對于美術館展覽工作的重要性,尤其是在探討中國文化如何“走出去”的當下,具體個案的研究更有現實的意義。


2008年3月,劉海粟美術館在加拿大推出了“戲墨·墨戲:中國水墨戲畫展”,獲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接著,當年的6月,該展在劉海粟美術館展出。繼之,2009年,展覽先后在德國、烏克蘭、新加坡展出,其間還在臺灣展出一次。如果從中國文化“走出去”的角度來論,這一個展覽在兩年多的時間走了這么多的國家和地區是非常少見的。而以赴烏克蘭的展出為例,應烏克蘭總理府邀請,該展覽在烏克蘭的基輔、利沃夫、第聶伯彼得羅夫斯克等3個城市巡回展出了3個月。據報道,在基輔展出期間,90個展覽大型燈箱廣告遍布整個基輔的30個街區,在一些機構和重要路口都張貼有展覽的宣傳海報。因此,烏克蘭文化部第一副部長柯爾尼年科盛贊展覽“為中烏雙方的文化藝術交流作出重要的貢獻”。


這一展覽還先后在國內的青島、常熟、寧波等地巡回展出,因此,其超常的社會效益是毋庸置疑的,所以,有必要總結這個展覽成功的經驗。首先表現在學術方面把握了中國戲曲的發展與戲畫的關系,從歷史發展的層面將從林風眠以來關于戲畫的創作作了歷史的梳理,從藝術本體的深處對戲曲題材與繪畫語言的關系作了富有意味的探討。第二,展覽的主題具有深厚的中國文化的底蘊,在戲曲與繪畫的結合方面更適合“走出去”。第三,精選畫家和作品,林風眠、關良、程十發、丁立人、韓羽、聶干因、朱振庚、張桂銘、沈虎、周京新,可以說是在這一題材方面最具有代表性的畫家,形式風格不同,藝術語言多樣。第四,展覽展示了豐富的相關性,以翔實的美術史史料充實展覽,以別致的展陳方式使展覽具有很好的觀賞性。第五,通過展覽帶動了中國戲曲畫史的研究,也帶動了公眾對中國戲曲的關注。


毫無疑問,有比較才能有鑒別。現在的一些大投入、大規模的展覽,往往是在有限的時間內轟轟烈烈過后就偃旗息鼓而成為歷史,不要說走出國門,就是走出館門都不可能,由此可以看到展覽策劃的重要性。當下展覽策劃中體制內和體制外的各種圈子往往影響到展覽的品質,這個展覽如果放在有的館,首先要把館領導列入其中,其它還要拉那些畫人物畫的名家加盟,以壯聲勢。就戲畫而言,因其文化符號強、造型夸張、易于表現的特點,所以,最容易唬人,一些鬼畫符的畫往往借助于行政的力量而招搖過市。劉海粟美術館在這一展覽策劃中所保持的學術獨立性,是其成功的保證,也是值得尊敬的。


如今,劉海粟美術館從張培成館長已經過渡到張堅館長,該館的“中國水墨戲畫展”并沒有停下來,還在國內外不斷的巡展,而且在展覽內容和相關的設計上不斷精益求精,根據場館不斷變化,日新又新。如果說,張培成具開創之功,那么,張堅的發展之力也具有同等的重要性,因為,人們已經看慣了后任否認前任、后任廢棄前任,更希望能夠看到為了事業所應有的接力。

  
3d组三 看组三百分百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