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白石身份轉化的啟示

時間:2010-8-10文章作者:陳履生

 


陳履生


文人通過業之余的繪畫表達,抒寫胸中逸氣,而蘊含中的自詡又是一種鞭策,像座右銘一樣。所以,文人畫成為文人的一種胸臆的傳達,世代相襲,及至齊白石,在文化的現實之中,京派的傳統與新文化運動的時代新潮,共同構筑了齊白石所居住的北京現實,也成為齊白石藝術的文化背景。在新文化運動的影響下,齊白石的時代正是文人畫受到普遍質疑的時期,這也為文人畫的時代轉型提供了一個歷史性的契機,而齊白石生逢其時,順手推舟,以畫面中的獨特和清新受到了京城新文人、甚至是學院派的激賞。“余日來所畫,皆少時親手所為,親目所見之物,自笑大翻陳案”,在齊白石所畫皆為“少時親手所為,親目所見之物”之中,雖然畫蔬果以表文人情懷也是文人畫的傳統之一,可是,與梅蘭竹菊相比,蔬果的“清”沒有“四君子”的勁節和孤高,而世俗之物所表現出的與非文人相連的世俗之氣,對于一般的畫家來說,難以為之的障礙正是在于不能化解這種俗與雅的矛盾,不能有效地在俗與雅之間完成“文”的轉換,也就難以傳達“文”的核心價值觀。一直不斷努力修煉將自己塑造成文人的齊白石,其畫蔬果是完全繼承了文人畫的傳統,可是,歷史上沒有哪位畫家像齊白石那樣畫了那么多的蔬果以及鄉間的其它,而且,完全擺脫了畫蔬果容易沾染上的世俗之氣,以清新脫俗的時代新風成為北京畫壇的一道景觀。


此間,他也像歷史上的許多文人那樣,比較機智地尋找歷史的祖源,所以,他在畫芋時題:“東坡云:飯豆芋魁吾豈無,既詩人可不無,畫家亦應有,因喜畫芋。”這里他引用了文人藝術最重要的代表人物蘇東坡的言論,不僅使人想起了蘇東坡另一名言“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在文人的思想中,“竹”的普遍性認知與“芋”的個性化見解,其間的差異在于“文”的寓意蘊含的不同,具體到畫面上,以文人的趣味彌補思想的不足,則是齊白石的高妙之處。齊白石將文人的意趣灌注到家常的事物之中,使文人畫審美從聚合在“四君子”之上的焦點改變成散點的多元性,從而豐富了文人畫的審美內容,為文人畫注入了時代氣息和清新的內容。齊白石所畫連接了自元代以來的關于“清”的思想和境界,從一個側面抓住了文人畫中的“清氣”這一主要的審美內容,以“風清氣正”為蔬果題材標立了思想的高度,因此,齊白石特別喜歡畫白菜,亦是以此寄寓文人一直追求的為人的“清白”,所謂的“清白人家”、“清白傳家”,都是齊白石所表達的對中國文人理想品格中的“清”的景仰。


在與文人氣節相關的文人藝術中,文人對于書齋之外的偶發性表現,往往也能夠捕獲一些生活中的意趣,使之成為一些像梅蘭竹菊這樣的文人畫標準題材之外的一種補充,從而豐富了文人畫藝術的趣味性,所以,歷代的文人畫家都有一些與生活相關的新題材的表現。基于此,齊白石將一個點而擴大到一個面,以鄉間的新題材來獲得新時代中新文人的青睞,不僅表現出了文人畫藝術在20世紀發展過程中的重大轉折,從一個方面也表現了齊白石對于文人畫藝術發展的重要貢獻,同時,也在這一過程中完成了以木匠討生活的“木人”到“文人”身份的轉換。

  
3d组三 3d组选和组三区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