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奈在巴黎大皇宮的奇跡

時間:2011-2-13文章作者:陳履生

 


陳履生


展覽和展覽不一樣,如同人和人不一樣。在當下這個展覽的時代,展覽已經司空見慣,像北京這樣的城市,幾乎每天都有展覽的開幕式,可是,人們還是期待能夠有幾個像樣的、牽動人心的展覽。在一個有文化的城市,能有牽動人心的展覽,是一座城市的活力之一,是城市讓人們生活更美好的原因之一,是除了高樓大廈和現代化城市設施之外的重要的軟實力。自2010年9月22日在巴黎大皇宮開幕的“克洛德·莫奈(1840-1926)”展覽,被認為是印象派重要畫家莫奈去世之后84年來的最大規模的莫奈畫展。四個月來,大皇宮的門外每天都是觀眾排隊的長龍,不管是風雨和日曬,也不管是前不久影響世界的巴黎大雪,平均每天接待觀眾7000多名,使得大皇宮為巴黎人注目。展覽將于1月24日閉幕,可是,展覽的門票早在去年11月9日前就被預購一空。而為了滿足更多觀眾的參觀需求,展覽主辦方決定于1月21日上午9時至24日晚上9時連續84小時不間斷開放,去年11月22日開始在網上預售這一時段的門票,幾個小時之內就已告罄。因此,這個展覽的參觀人數遠遠超過剛開始預估的70萬,所以,這一展覽被認為是法國2010年度最具影響力的文化事件之一。


展覽檢驗國民素質,也檢驗國家實力,更能檢驗國家的軟實力。巴黎大皇宮的莫奈回顧展共有來自全球14個國家和地區的近200幅莫奈畫作參與了展出,其中有常見的代表作,也有從沒公開展出的私人收藏。作為回顧莫奈藝術的展覽,其完整和系統性是展覽成功的一個重要的方面。毫無疑問,借展是復雜的問題,有超于金錢(借展費、保險費、運輸費等)的難度和難以估量的變數,不要說從美國克利夫蘭、澳大利亞堪培拉的許多大博物館借作品,就是借巴黎本土的私人機構馬蒙丹博物館(Musée Marmottan)的作品也不能如愿。當然,不借自有不借的道理。人們一定會感恩法國國家博物館聯合會,作為這個展覽的主辦人,個中的協調以及所行使的行政手段,見證了這一專業組織的能力。


展覽的成功,一靠展覽的資源,二靠組織展覽資源的展覽策劃,三靠觀眾的欣賞。如果沒有觀眾的欣賞,那就是真正的曲高和寡。巴黎之所以被譽為藝術之都,就是在這座城市的軟實力中有著普遍的欣賞藝術的市民。所以,排隊就算不了什么。一位中國女孩在她的博客上說:“我沒想到,人這么多,3個半小時排隊,看莫奈畫展,而且不能拍照(人也太多,沒法拍)。但看完展覽出來,我覺得排隊算什么!!我終于看到了莫奈的真跡!!”由此想到上海世博會那著名的排隊,參觀出來之后基本上都是抱怨的遺憾。


位于香榭麗榭大街的大皇宮博物館是1900年為當年在巴黎舉辦的世界博覽會而修建,建筑新穎獨特,輝煌壯觀。1993年后歷時12年的整修,共耗資1億2300萬美元,現在是巴黎著名的旅游景點。作為一座博物館,它的多元化成為它不同于盧浮宮、奧賽、吉美等著名博物館的特色,它不僅有國際藝術沙龍、古董雙年展,還有高端品牌的時尚秀、馬術表演等。1月12日在這里閉幕的意大利頂級奢侈品寶格麗(BVLGARI)歷史回顧展,是大皇宮展覽史上首次舉辦的大規模珠寶展,自2010年12月9日開幕以來,觀眾超過10萬人,展柜前每天都是里三層外三層。這個展覽的盛況與莫奈展相呼應,值得許多博物館借鑒,尤其值得那些陷于經濟困境中的美國的博物館學習。


新聞鏈接:


巴黎莫奈展火爆中結束


  在最后一周持續開放84小時之后,巴黎大皇宮舉辦的《莫奈回顧展》終于1月24日晚落下帷幕,該展賣出的門票也接近法國展覽史上的最高紀錄。


  巴黎大皇宮展覽館館長Jean-Paul Cluzel激動地介紹,《莫奈回顧展》自去年9月開幕以來,四個月累計吸引參觀者接近100萬人次,這樣的展覽盛況在法國歷史上屬于空前絕后。


  因為參觀者太多,巴黎大皇宮展覽館建議人們在展期最后一周的頭兩日凌晨3點至4點半入場,最后一日凌晨2點至5點入場,結果熱情的訪客還是遭遇了數小時的徹夜排隊擁堵。上周日,凌晨3點開始等候的參觀者排了3個小時的隊方能入場,而到周日下午,人流量達到頂峰,需排隊5個小時。


展覽主辦方說:“雖然人們需要在寒冷中等候這么長時間,但看展的氣氛還是讓人激動的。”現場出現了一些溫暖的畫面,比如主辦方向排隊等候的觀眾分發熱飲、巧克力和小蛋糕,以抵御嚴寒和饑餓。還有一位單簧管吹奏者一整夜都在吹奏莫扎特的曲子,讓人們感到一些放松,但是曲子不斷重復也惹惱了一些人。  《莫奈回顧展》于2010年9月22日在巴黎大皇宮開幕,展出莫奈作品176幅,分別收集自14個國家。這是巴黎近三十年以來舉辦的最大型的印象派大師莫奈回顧展。巴黎展覽歷史上,只有一次展覽的參觀人數超越了這次《莫奈回顧展》,那是1967年的《埃及法老和他的時代》大展,門票共賣出120萬張,不過展期6個半月,比《莫奈回顧展》較長。

  
3d组三 看组三百分百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