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善深走了:嶺南畫派終結?

時間:2004-06-10文章作者:李懷宇
楊善深(1913-2004)嶺南畫派的悠悠百年間,從第一代“二高一陳”的一掃舊習、銳意改革,到第二代“嶺南四杰”的與時俱進、雅俗共賞,用風格鮮明的作品張揚“折衷中外,融合古今”的藝術精神。如今,隨著“嶺南畫派最后一位大師”楊善深的去世,嶺南畫派的時代正在淡去,一個新的藝術時代呼之欲出。惋惜:“嶺南四杰”已成背影2004年5月15日,嶺南畫派大師楊善深在香港半山寶珊道寓所去世,享年91歲。在嶺南畫派第二代傳人中,楊善深與趙少昂(1905-1998)、黎雄才(1910-2001)、關山月(1912-2000)并稱“嶺南四杰”。三杰去世后,年紀最輕的楊善深(1913年生)被譽為“嶺南畫派最后一位大師”。如今,四杰并世振興嶺南畫派的光輝歲月,已然成為歷史。楊善深是廣東臺山人,12歲開始臨摹古畫,17歲移居香港,20歲時師承高劍父,兩年后留學日本京都堂本美術專科學校,25歲學成歸港。在香港,楊善深開辦“春風畫會”,傳授畫藝,桃李滿天下,藝術家紅線女、前港姐張瑪莉、漫畫家蔡志忠曾隨他習畫。1999年,楊善深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視藝成就獎。2000年,廣州藝術博物院楊善深藝術館落成開幕,廣州市政府頒授楊善深“廣州市榮譽市民”稱號。2001年,楊善深創作巨幅老松《萬古常青》贈予人民大會堂。楊善深為嶺南畫派重要畫家,論者稱其“有高劍父的蒼茫筆墨意趣、有高奇峰的超凡寫生技巧、有陳樹人的脫俗構圖”。其風格中西兼取,巧拙互用,注重寫生,雄放而不失秀雅,在繼承嶺南畫派傳統的基礎上摒棄甜媚,獨辟蹊徑。臺灣藝評家何懷碩稱道楊善深:“在我看來,他是當代廣東畫家在香港唯一能振興嶺南畫派的一位前輩畫家……嶺南派先天性含有濃重的日本畫風味,而且除高劍父之外,大都以‘巧’取勝,‘巧’在美學上屬于‘優美’的范疇。生動、纖巧、妍麗、柔美,是‘巧妙’之諸特性。善深在‘巧’中求‘拙’,遂振刷嶺南畫藝甜媚之病,這也是他對‘嶺南畫派’最有貢獻的地方……善深的線,多為禿筆破筆,卻在殘破中見嫵媚,在蕭散中見嚴密,在枯梗中見豐潤,在狂肆野辣中見含蓄拙厚。”前廣州藝術博物院楊善深藝術館館長張小虎稱,“嶺南四杰”的繪畫各有所長,然而楊善深的書法最為出彩。其書法喜用枯筆渴墨,似草亦隸,似行亦篆,起伏跌宕,既古意盎然又有現代感。在用筆、結字和章法上,創造出別具一格的楊善深書法,稱“楊體”。黃苗子評楊善深的書法稱:“如云鵠游天,氤氳綿渺,以氣韻生動勝;如老將布陣,寓整于譎,以奇正相生勝;渾厚華滋,外師造化以融畫入書勝;下筆則吊詭馳驟,虎躑龍騰,以氣態雄杰勝;縱橫揮灑,如萬歲枯藤,以勁健郁蒼勝。”可謂“楊體”書法的最佳總結。悠悠百年的嶺南畫派大師,以高劍父始,而以楊善深止,似乎冥冥之中有天意。楊善深和高劍父一樣都曾留學日本,兼采東西方繪畫之長。楊善深的性格和高劍父也極其相近,書畫上喜走狂怪放誕一路。高劍父寫字喜用顫筆,楊氏畫畫時常采用高劍父的顫筆法。畫風的傳承,在一個世紀之間遙相呼應。回溯:“二高一陳”首開風氣楊善深的去世,不禁使人重提關于嶺南畫派興衰的話題。上世紀初,在廣東出現了以革新傳統繪畫為己任的“嶺南畫派”,代表人物是“二高一陳”高劍父、高奇峰和陳樹人。百年之后,嶺南畫派第二代傳人“嶺南四杰”趙少昂、關山月、黎雄才、楊善深相繼去世,有人稱,一個畫派,沒有大師,畫派就終結了。嶺南畫派是否還有存在的意義引人深思。季羨林先生曾說:“在近代中國,在各方面真具有創新精神者,實以粵人能領袖群倫”,并對嶺南畫派推崇備至。以“二高一陳”為首的嶺南畫家,受民主革命思想的影響,主張國畫更新,反對清末民族畫壇的摹仿守舊,提倡“折衷中外,融合古今”,可謂開一代風氣之先。嶺南畫派的創始人高劍父(1879-1951)是一位熱血的革命家,早年在日本留學時與廖仲愷、何香凝夫婦結識,參加孫中山先生的同盟會,熱心廣東地區的同盟會革命。政治上推翻舊制改行民主政體后,高劍父絕意仕途,專心致力美術改革。高劍父與高奇峰、陳樹人志同道合,主張沖破前人思想的束縛,反對“師以臨摹教其徒,父以臨摹教其子”陳陳相因的陋習,提倡師法自然,重視寫生。甚至把一些按照慣例不能入畫的新事物如汽車、飛機、坦克、電線桿等納入表現素材,增強作品的時代感。這種有悖于傳統審美規范的傾向,激怒了一批傳統派畫家,他們把“二高一陳”及其追隨者稱為“數典忘宗”、“不中不西”的“混血兒”,笑罵:“嶺南派畫實際是日本畫的中國變種。”“是西洋水彩畫。”“四不像,野狐禪!”在新舊對立與論爭中,嶺南畫派卻日益壯大。高劍父的弟子關山月生前多次說過:“嶺南畫派不是自封的,高劍父老師從來沒有自稱嶺南畫派。他為創立‘新中國畫’奮斗了一生,當時稱之為‘折衷派’,是在舊社會里南方國畫界新舊對立兩派公開的論戰中形成的,是一個求新向上的畫派。后人稱其為‘嶺南畫派’,是根據畫家所處地區和影響力而給的一個稱呼。由于影響力遍及東南亞各國,乃至世界各地凡有華人之處都知道嶺南畫派,而且很多海外華人地區都有‘嶺南畫會’之類的各種美術組織。不管你承認不承認嶺南畫派的存在,其影響力是無法消失的。”其時,“二高一陳”主張吸取古今中外尤其是西方繪畫藝術之長以改造傳統國畫,使之朝著現代化、民族化、大眾化方向發展,最終目的則是通過藝術美的陶冶以“改造國魂”。高劍父曾一再對學生諄諄教誨:“繪畫的目的在于表現民族思想與精神,并由此形成的生活化新風格,可以說是嶺南派的最大特色。”有論者認為,嶺南畫派的特征可歸結為四點:“以倡導‘藝術革命’、建立‘現代國畫’為宗旨;以折衷中西、融會古今為道路;以形神兼備、雅俗共賞為理想;以兼工帶寫、彩墨并重為特色。”而革命精神、時代精神、兼容精神、創新精神構成了“嶺南畫派”完整的體系,也是這一畫派歷久不衰的重要原因。前瞻:筆墨創新不拘門派“二高一陳”的弟子多成名家,在香港的趙少昂、楊善深,在廣州的黎雄才、關山月,都力求推陳出新。趙少昂形神兼備的花鳥,給人更有活力的感受;黎雄才重筆濃墨的青綠山水,與明清的勾金青綠山水相比,富有時代氣息;關山月參與大時代變革的寫作風范與楊善深“熟而能拙”的筆墨表現,為畫壇稱頌。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四杰共聚一堂,合作完成了百余幅作品,體現了彼此間諧和默契、心照神交的深厚友情。在理論與創作上,四杰對嶺南畫派又有新的發展。趙少昂說:“嶺南畫派是要具有時代感的文藝思潮,還要有新的題材,美的構圖,有神韻的筆墨和詩的意境,而達到真善美的效果,能使雅俗共賞,才是最好作品。”黎雄才說:“嶺南派要有時代感和地方色彩,要能被大眾所接受。寫畫要以筆墨為主,渲染乃幫助氣氛。能先行一步便是創作,跟后便是模仿。”關山月則認為:“嶺南派之所以在中國現代美術史上產生廣泛的影響,受到進步人士的支持肯定,主要因為它在新舊交替的歷史時期,代表了先進的藝術思潮。它揭起的藝術革命旗幟,主張以新的科學觀點對因襲、停滯的舊中國畫來一番改造。它主張打破門戶之見,大膽吸收外來的養料,使具有千百年古老傳統的中國畫重獲新生;它反對尊古卑今的保守觀念,強調緊跟時代的步伐,創造出能夠反映現實生活和時代精神的新中國畫;它強調這種新中國畫不是為了表現自我而只滿足個人的陶醉與欣賞,也不是狹義的為少數人服務的,而是為了更多人能接受它,即為了時代的需要而追求一種大眾化的、雅俗共賞的美的藝術。”建國之后,廣州的黎雄才、關山月、楊之光、林墉等薪火相傳,把嶺南畫派關注現實、強調生活的特點和藝術成就推到了新的高度。然而,從上世紀后期開始,一些藝術家在時代的變化中失去了藝術的敏感,把“嶺南畫派”作為一塊招牌,在技法上因循守舊,觀念更陳舊不堪,嶺南畫壇一時讓人看輕,更引發出嶺南畫派是否應該畫上句號的話題。楊之光是“嶺南四杰”之后卓有成就的畫家,不久前,記者采訪楊之光時,他有感而發:“人家問我:‘你是不是嶺南畫派?’這個問題我很難回答,因為我的老師是高劍父,可是我又不承認我是嶺南畫派。我向高劍父學嶺南畫派的長處,可是我不加入任何派。我不希望繼續打嶺南畫派這個旗幟。嶺南畫派有很多長處,最大的長處就是創造性,不希望后生模仿,而直接面對生活。所以學嶺南畫派不是學表面的技法。嶺南畫派是畫句號呢,還是繼續發展,我想這是一個自然的發展趨勢。”更后一輩的名畫家林墉,則在嶺南畫派紀念館開幕時寫的《歷史有情》一文中說:“橫觀近年畫壇,十幾張畫一個宣言,一兩次宣言就有流派,一成流派即框成畫會,一立畫會就當家長……而荒于立論,疏于實踐,謬于時代,悖于社會,背于人眾,只注目于蠅利浮譽,成得了氣候么!想想二高一陳這些前輩兢兢于實踐,耿耿于時代,貞貞于藝術,諄諄于后輩,謙謙于同道的種種,難道我們不應深思嗎?畫派的形成,即令本身并未一開始就樹大旗,但,只要緊隨時代,擁抱生活,推動歷史,凈化心靈,造福社會,加之實踐再實踐,我看,歷史也就會給予約定俗成。以這一角度而言,我看歷史就是有情!它鐘情于真善美!”未來嶺南藝術的生命力,不在于門派之見,而在于百年之后依然不過時的“折衷中外,融合古今”精神。
  
3d组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