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藝資訊

1/227頁 共6792

和林格爾剪紙:千年民俗文化重煥光彩

時間:2019-6-2 文章來源:中新網呼和浩特 馬知遠/攝


圖為從明朝流傳至今的艾草辟邪小人剪紙圖樣

  “在我們盛樂古城遺址,出土了唐代的剪刀,有了剪刀和紙,剪紙就具備了最基本的前提,再加上當地民俗的積淀,使得和林格爾剪紙能夠生根發芽,代代傳承。”和林格爾剪紙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段建珺6月1日接受記者采訪時,講述了和林格爾剪紙的前世今生。

圖為在當地已經流傳一千多年的娃娃坐蓮花剪紙圖樣

  剪紙是我國的一種古老文化。根據考古發現,古老村社的剪紙文化傳統傳承了一千多年,和林格爾剪紙則是中國北方剪紙最具代表性的剪紙文化遺存之一,融入了塞外草原獨特的地域、歷史、自然和民俗文化傳統。

  段建珺告訴記者,一直到新中國建立初期,和林格爾民間剪紙在民間都處于自然傳承、發展的狀態。當地人在臨近端午時,家中貼的手拿“艾草辟邪小人”圖樣,從明朝流傳至今,傳統的“娃娃坐蓮花”圖樣則流傳了一千多年。作為正在傳承的活態文化傳統,和林格爾剪紙在新中國建立至今的70年間,經歷了從幾近消亡到重煥光彩的蛻變。

圖為段建珺在當地窯洞中進行剪紙調查

  隨著社會發展,在上世紀80年代左右開始的城鎮化和工業化建設,對和林格爾剪紙造成了很大沖擊,木格窗和白麻紙漸漸消失,剪紙所依附的民俗土壤變得稀薄,年輕一代的傳承人還未掌握剪紙圖樣和技術,老一輩人就已經消亡,造成了剪紙傳承的斷層。

圖為已經廢棄的當地民居,其使用的木窗格與白麻紙曾是和林格爾剪紙滋生的土壤。

  對這一時期,段建珺總結說:“隨著我們經濟建設步伐的加快,城鎮化、市場化、包括我們工業化的這種迅猛的發展,和林格爾的民俗生活隨著形勢的變化,發生了根本性地轉變,最終導致了和林格爾民間剪紙的傳承與發展,在民間已經出現了動搖。”

  面臨這樣嚴峻的情況,和林格爾剪紙人做出了種種努力,1998年成立的內蒙古自治區首個剪紙學術協會--和林格爾剪紙學會,對當地的原生態剪紙遺存和老一輩傳承人進行了搶救性發掘和保護,累計發現并搶救了7萬余幅剪紙作品。出生于清代光緒末年的百歲剪紙大師張花女,就是在剪紙學會的幫助下重新拿起剪刀,傳承和創作了《蒙人進城》等珍品剪紙。

圖為和林格爾剪紙傳統圖樣

  段建珺從剪紙學會建立初期就經常深入鄉野,搶救剪紙圖樣的同時,也讓不少民間剪紙人對剪紙文化有了新的認識。他說:“民間剪紙的消亡、遺失,是和林格爾民俗文化的斷裂,這部分剪紙被搶救回來的話,就意味著和林格爾剪紙持續、穩定的發展有了根。”

  近年來,隨著國家對非文化遺產項目的不斷重視,和林格爾剪紙也重新煥發出生機。2008年,和林格爾剪紙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公布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2009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也將其公布為世界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2018年,和林格爾剪紙又入選了首批《國家傳統工藝振興目錄》。這些在段建珺看來,都是屬于和林格爾剪紙的榮光,也讓他對和林格爾剪紙的未來,充滿信心。

  “作為一個傳承人,在新時代,我們有尊嚴、有力量、有信心,把我們這個寶貴的非遺文化傳承好,發展好。”段建珺如是說。

  
3d组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