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章看歷史:二野軍大五分校在貴州

時間:2019-6-19 文章來源:收藏快報 周繼厚/貴州貴陽


圖1 二野軍大學員畢業留影

  1949年秋冬,在浩浩蕩蕩向大西南行進的劉鄧大軍中,有幾支朝氣蓬勃的學生兵隊伍,其中一支就是第二野戰軍軍政大學五分校(以下簡稱二野軍大五分校)。

圖2 二野軍大進軍貴州45周年紀念章

圖4 二野軍政大學建校55周年紀念章

圖5 慶祝二野軍政大學建校六十周年紀念章

圖3 二野軍大建校50周年紀念章

圖6 軍大五分校一總隊畢業紀念章,直徑2.8厘米,背面有1950年6月和三位數字編號

圖7 軍大五分校一總隊畢業紀念章,直徑2.8厘米,背面有1951年和四位數字編號

  二野軍大五分校于1949年5月建立,由二野五兵團司令員楊勇、政治委員蘇振華兼任校長、政委。學校始建于江西上饒,移駐橫峰蓮荷,經過5個多月社會發展史、中國革命史和毛主席著作的學習,學員們從根本上轉變了思想,初步奠定了革命人生觀。接著,就是進軍大西南的3個月3000里長途跋涉。徒步行軍,不僅是體力的鍛煉,更是檢驗學員革命意志和革命人生觀是否牢固樹立的“試金石”。

  進入貴州玉屏,再經三穗、鎮遠、施秉、黃平、爐山(今凱里市)、平越(今福泉)、貴定、龍里等縣,到達目的地貴陽,1000多名學員進行畢業分配:一部分到兵團機關和部隊;一部分到貴陽和各地軍管會;一部分到各地、縣工作(圖1)。

  圖2為二野軍大進軍貴州45周年紀念章(1949—1994)。

  圖3是二野軍大建校50周年紀念章,銅質,正面鐫有“二野軍大”名稱、“50”年數字和年代“1947—1997”,背面刻有“二野軍大建校50周年紀念”“二野軍大重慶校史研究會制”銘文。

  圖4為二野軍政大學建校55周年紀念章,銅質,正面上方繪有光芒四射的紅色五角星,下方刻有“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軍事政治大學”校門和文字,背面繪八一軍徽,刻有“二野軍政大學建校55周年紀念”“南京校史會”銘文和年代“1949—2004”。

  2004年6月5日,在二野軍大建校55周年之際,二野軍大校史研究會在南京解放軍理工大學通訊工程學院禮堂舉行慶祝大會。全國20個省、市、自治區的校友代表和南京校友共700多人參加會議。南京軍區原司令員向守志上將、原政委傅奎清中將和南京市有關部門領導同志出席會議并講話,同時還召開各地校史會負責人座談會,交流辦會辦刊經驗,研究校史會發展方向。會上給每位參加大會的校友頒發了二野軍大建校55周年紀念章。

  圖5為慶祝二野軍政大學建校六十周年紀念章,銅質,副章上鐫“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名稱,主章上繪有八一軍徽和軍政大學領章,邊沿刻有“團結、緊張、嚴肅、活潑”校訓,底邊注明年代“1949.5—2009.5”,背面銘文“慶祝二野軍政大學建校六十周年紀念”“南京二野軍政大學校史研究會制”,制發時間“2009.5”(即2009年5月)。

  在那時剛剛解放的貴州許多縣里,二野軍大五分校的畢業學員擔負起了各項工作,特別是組織與發動農民群眾建立農協與村政權,開展清匪、反霸、減租、退押、征糧五大任務,直至實施土地改革。

  二野軍大五分校總部最早駐扎修文馬家橋,后遷至遵義。修文馬家橋變成二野軍大五分校一總隊,二總隊駐扎惠水。

  二野軍大五分校一總隊駐扎馬家橋期間,一邊實施教學,一邊防止匪徒襲擊,在粉碎了匪徒的三次圍城,并殲滅當地一股匪徒后,則由副政委姜思毅、趙鳳岐先后兼任縣委書記,部分區委書記也由學校派干部兼任,負責包干全縣的工作。此外,校長匡斌還直接帶領500多名干部、學員到息烽縣,并親自兼任縣委書記,負責包干全縣人民政權建設工作;還派大隊長劉子明帶領部分干部學員到龍里縣包干兩個區的工作,直到土改結束才返校歸隊。

  據曹金《漫漫人生路》回憶錄記載:1949年冬季,一個寒風勁吹、冷氣刺骨、水霧濛濛的黃昏,坐落在貴陽之北四十多公里的馬家橋,“嘟嘟!嗚嗚!嘟嘟!”從泥濘坎坷的石子公路上,開來九輛草綠色車篷的十輪卡車,軍車停在馬家橋軍營里。從車上跳下300多名年輕人,他們穿著形形色色的服裝,年齡在18至21歲之間。接待學生的解放軍干部開門見山地說:“同志們!祝賀你們考取軍政大學,成為光榮的人民解放軍戰士。總隊將大家暫編成三個中隊,每個中隊轄三個區隊,每個區隊管三個分隊,每個分隊由十二人組成……”

  1950年1月5日,二野軍大五分校一總隊舉行開學典禮。隊伍以中隊為單位,列隊到大操場指定地點集合。總隊部直屬機關、警衛連與全部學員相加約有數千人,將偌大的廣場擠得滿滿的。隊伍中的老戰士,軍服是舊的、帽徽胸章齊全,全副武裝,精神煥發;學生的棉軍服是新發的,整齊潔凈,領內襯白毛巾,顯得學生味十足。

  在開學典禮儀式上,杜總隊長、戚政委、王教育長等首長先后作報告:講紅大、抗大、軍大的光榮歷史;講毛澤東主席對抗大提出的“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艱苦樸素的工作作風”“團結、緊張、嚴肅、活潑”校訓。政治部副主任張喜登最后總結發言:“我們這所大學沒有教授,也沒有教學大樓,學科也只有兩門——政治、軍事。政治課學《社會發展史》《新民主主義論》《近代革命史》《青年修養》,學習的方法是上大課,分組討論。先生學生互教互學;軍事課則是學打仗、學軍事技術,還要出操打野外……”

  圖6是二野軍大五分校一總隊第一期畢業紀念章,銅質,直徑2.8厘米,正面鐫有紅色五角星,繪有書本和步槍,表明軍大學習政治和軍事的主題,并刻有“軍大五分校一總隊畢業紀念”銘文,背面注明頒發時間“1950.6”(即1950年6月)和三位數字編號,說明這是頒發給第一期畢業學員的紀念章,這批學員共有數百人。

  當時,軍大的教學條件簡陋,沒有教室,沒有課桌,沒有圖書館,也沒有專職教員。上課是在露天廣場進行,各分隊學員或坐在背包上、或席地而坐,只發幾張白紙自己訂成小冊子作筆記。講課人要扯著嗓子喊才能讓學員聽得見。聽完課,同學們就回宿舍以分隊為單位展開討論,復習總結。

  圖7是二野軍大五分校一總隊第二期畢業紀念章,銅質,直徑2.8厘米,圖案設計與第一期畢業紀念章相同,背面刻有頒發時間“1951”和四位數字編號,表明這是第二期畢業紀念章,這一期畢業生共有千余名學員。

  二野軍大五分校一總隊在貴州修文共辦兩期。1952年,二野軍大五分校與昆明步兵學校合并,結束其歷史使命。

  二野軍大短暫的學習生涯,點燃了學員的生命之光,照亮了他們一生的航程,軍大也成為許許多多革命干部鍛煉的熔爐、成長的搖籃。

  
3d组三 排列五前组三后组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