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魚票憶當年

時間:2019-6-22 文章來源:收藏快報 林長華/福建漳州


  “老林,這是咱東山島幾十年前的魚票,您還記得吧。”不久前,年逾古稀的好友阿平兄遞過來3張1982年東山縣水產公司印發的魚票,讓筆者“賞鮮”。

  手持魚票憶當年,往事浮想聯翩。改革開放前,不要說平時,即便是逢年過節,一兩斤普通的凍魚也得按人口憑票定量供應。甚至改革初期的1982年春節,凍魚仍須憑票定量供應。我在這一年春節前的日記中曾寫道:“每人供應凍魚1市斤。”而分配的幾乎是冰凍吧浪魚或帶魚。不僅如此,人們還得冒著瑟瑟寒風,手攥魚票爭先恐后去排隊,有時要排隊挨凍一個多鐘頭才能買到。漁島百姓盼吃魚,真叫人感到新奇。

  事實確是如此,記得我15歲那年除夕,20多里外有個生產隊集體魚塘要捉魚,老爸打聽到消息,連忙叫我騎上自行車,去找他的好友(生產隊長)求買幾條淡水魚,家里人盼候著我的佳音,有的磨刀,有的洗鍋,準備烹魚。領著重要任務的我,高興地哼唱著革命歌曲,奔馳在鄉間小路上,不料袋中大魚掙扎滾動,我一時剎車不穩,連人帶車掉進路邊小水塘。人受點風寒不要緊,最糟糕的是幾條魚竟溜之大吉。當晚全家人圍著炭爐直嘆氣,顯然對我沒把“食事”辦實感到失望。

  “改革開放初期,在全國有名的漁業生產重點縣東山縣,老百姓吃魚仍要憑票供應,的確讓今天的年輕人感到天方夜譚。”阿平兄抽著香煙,感慨萬千地說。在溫飽問題困擾著生活的年代,海島人奢望吃魚,也見奇不怪。

  計劃經濟年代,漁業生產與商品流通沒能對接好,制約著人們賣魚與吃魚。1974年,筆者到浙江省舟山協助漁業電臺工作。出發前,家里人千叮萬囑,要我過年回家時設法買些魚回來。那時提倡搞“三同”(同吃、同住、同勞動),我和同伴像當年部隊行軍似的,每人帶上一個大背包和日常用品,千里之行,無不感到添個累贅。那時我住在一個叫嵊山的小漁島,當地水產資源豐富,但因交通不便,銷路不暢,每個漁家都積存成堆的魚干。鰻魚干、墨魚干售價僅每公斤兩元左右。我回家時便把買來的十多公斤魚干卷入背包,千里迢迢帶回家。回到家,我像立了大功似的,受到全家人的隆重歡迎,這一年的年夜飯也顯得格外豐盛。

  如今,多數家庭的電冰箱逐漸在擴容,海鮮塞得滿滿,沒有什么想嘗而嘗不到的魚。今年除夕,年夜飯的餐桌上有一盤清蒸大魷魚,我正要動筷,孩子見狀做了個暫停的手勢,把我喝住:“爸,魷魚膽固醇含量高,您就住手吧!”另有一盤紅燒石斑魚,僅吃了一半多點,孩子端著要往泔水桶倒,我委實感到可惜。孩子說:“爸,現在是天天有余(魚)了,殘羹剩菜不吃為好。”

  是啊,今非昔比,老百姓傳統觀念中的“年魚”越游越“遠”了!
  
3d组三 江苏3d组三加奖活动结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