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頁 共2852

永生說錢系列:李學勤先生與中國錢幣學學科建設

時間:2019-6-16 文章來源:樂藝會

  春節前我與李學勤先生聯系,想去看他并送上我剛出的新書。先生夫人接的電話,說李先生剛在協和醫院做了一個小手術,手術很順利,正在休養。她要我春節后再和她聯系。

  我上周剛休完假回來上班,計劃下周去看李先生。不想周日早晨打開電腦,突然看到了李先生去世的消息,心中一怔,那位慈眉善目、和藹可親,學識淵博、為人謙和,提掖后學、重視科普,在學術道路上曾經給過我很多的支持和鼓勵,被學界譽為百科全書式的學者,怎么突然就走了!心中無限悲痛,想起了和李先生交往中的一些往事。

為人謙和 品格高尚

  李先生是著名的歷史學家、古文字學家。研究涉及先秦史、秦漢史以及古文字、古文獻整理、青銅器研究等領域。作為專家組組長、首席科學家,他主持的重大科研項目有國家“九五”重點科技攻關項目“夏商周斷代工程”、國家“十五”重點科技攻關項目“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研究”等。

  他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所長、清華大學思想文化研究所所長、國際漢學研究所所長、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歷史評議組組長,以及英國劍橋大學、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等多所外國名校的客座教授。

  李先生的學術視野開闊、涉獵廣泛。在他廣博的研究領域里,錢幣雖然不是他研究的重點,但是我卻是因為錢幣而與先生結緣相識的。

  李先生是1991年出任中國錢幣學會副理事長、中國錢幣學會學術委員會主任。我是1992年借調,1995年正式調入中國錢幣博物館。因為我當時在中國錢幣學會秘書處工作,所以有機會很早就結識了李先生。

  中國錢幣學會每年年初都要例行召開一次常務理事會,對上一年的工作做一小節,對新一年的工作提出規劃。這是秘書處每年的一件大事,除了文件的起草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給各位常務理事遞送會議請柬。因為每次會議的時間和地點,都是臨近召開了才能確定。確定之后就要在很短的時間內,給近百位常務理事送到請柬,這對人手本來就不多的秘書處來說,確實是件很棘手的事。

  記得每次聯系給李先生送會議請柬時,他都是讓我們直接將會議的時間、地點在電話中告訴他,不用派人專程去送。他說籌備一個會議很忙,要辦的事情很多,不必為給他送請柬而專程跑一趟。李先生作為一個享譽國際學術界、在社會上擁有重要影響力的著名學者,所表現出來的這種為人謙和、處處替他人考慮的高尚品德,給我們秘書處的同志們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融會貫通 學術大家

  李先生對錢幣學會的工作非常支持。每年的常務理事會,他只要在北京基本上是必到,并且每次都有精彩的發言。給我印象最深的是,李先生在發言中,總是能從與其它學會比較的視角,肯定中國錢幣學會上一年在學術研究上所取得的成績,并就中國人民銀行作為主管單位對錢幣學會的工作所給予的支持,進行充分的肯定和感謝。同時,他又會從與國際錢幣學界的比較中,指出我們的差距,呼吁要加強“錢幣學”作為一個獨立學科的建設。

  李先生長期從事中國古代文明史的研究工作,對中國古代貨幣的起源以及貨幣在文明發展進程中所發揮的作用,都有獨到的見解。他說錢幣學雖然在我國有古老的傳統,最遲在南北朝的蕭梁時期就已經產生,當時被稱為“古錢學”。但是,作為一門現代意義上的獨立學科,卻始終還沒有建立起來,和國外相比,差距還很大。國際上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劃分的人文與社會科學19個一級學科中,就專門有一個“錢幣學”,在西方學術界具有很高的地位。中國的貨幣文化雖然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對世界貨幣文化的發展,乃至人類文明的進程,都做出了重要的貢獻。但是,錢幣學在我國還沒有取得它應有的地位。原因雖然是多方面的,他認為,其中學科建設的滯后應該是一個重要的因素。

  他強調要從兩個方面加強錢幣學學科的建設:一是要結合歷史的發展,突破傳統古錢學的局限,研究錢幣背后的政治、經濟、文化內涵。要加強和高等院校的合作,爭取錢幣學能夠早日走入高等院校的課堂;二是做好錢幣文化知識的宣傳普及工作,要鼓勵專家多寫普及性的學術著作,向社會大眾宣傳普及錢幣文化、金融知識。

  李先生不但在常務理事會上呼吁,2013年12月他還在中國錢幣學會舉辦的全國秘書長培訓班上,專門做了一期有關貨幣文化的講座。他結合早期青銅器、以及甲骨文,并對照兩河流域以及古埃及文明,系統地闡釋了他有關中國早期貨幣起源的研究成果,獲得了各位秘書長們的高度評價。

提攜后學 諄諄教誨

  李先生有關錢幣學學科建設的論述,對我啟發很大。在我的錢幣學術研究中,更是得到了他的大力支持和鼓勵。其中,有三件事我要特別感謝李先生的提攜。

  一是2013年我寫了一篇《論錢幣的文化內涵》(收入《中國錢幣論文輯》第六輯),從器物、制度、思想三個層面論述了錢幣不僅是商品交換的媒介,更是文化的載體和歷史進程的實物見證,倡導從文化的視角看待錢幣。錢幣作為退出流通的貨幣,雖然失去了交換的功能,但是,如果從文化的視角來看待錢幣,則會發現錢幣是我國優秀歷史文化的重要載體,錢幣文化是我國悠久燦爛的歷史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文章寫好后,拿給李先生看,征求他的意見。李先生非常認可這一觀點,鼓勵我按照這一思路繼續研究下去,并以學術委員會主任的身份,建議秘書處組織一次座談會,討論錢幣的文化內涵。后來因為諸事繁雜,座談會并沒有召開,但是,李先生的鼓勵還是給了我很大的動力,這才有了后來《中國貨幣史話》系列叢書(四本)的寫作。

  二是給我的《中國貨幣史話》系列叢書寫序。我寫了一部約五十萬字的貨幣史書稿,2015年入選了“十二五”國家重點圖書出版規劃項目《中國史話》叢書,編委會為了照顧叢書體例,決定分錢幣、金銀幣、紙幣、貨幣文化交流四冊,以“中國貨幣史話”系列叢書的方式出版。年底當我將書稿清樣拿給李先生看時,他欣然答應給我寫序。李先生當時已經是82歲的高齡,身體也不太好,關鍵是他還有很多的事要做。等我春節休假回來去看他時,他將一筆一劃手寫的序交給了我。聽他夫人講,他是利用春節假期,抽時間寫的。對于李先生的大力提攜,我始終銘記于心!

  2017年我的這套叢書,被新聞出版署評選為向全國推薦的第二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普及圖書”。當我將這一消息告訴李先生時,他向我表示了祝賀,并鼓勵我說,“錢幣文化只有服務社會大眾,才會有生命力”。希望我能繼續在這條路上走下去。

  三是給我的新書寫推薦語。正是受了李先生的鼓勵,我才又寫了《三千年來誰鑄幣:五十枚錢幣串聯的極簡中國史》。當李先生知道我的新書將由中信出版社出版時,非常高興,不顧生病的身體,又給我寫了推薦語。

  李先生和我完全是因為工作關系而相識,學術上并無過多的交往。但是,他有關錢幣學學科建設的論述,對我的啟發和影響很大,受益良多。如果說我在錢幣學術研究以及錢幣文化知識的宣傳普及方面,做出了一點成績的話,那都與李先生的鼓勵和提攜分不開。

  先生如今已駕鶴西去,每當憶及先生的幫助、提攜,頓生感激之情。特綴成此文,謹當薄酒,算是對先生的一點祭奠吧!

  王永生簡歷:

  1966年9月出生,副研究員,現任中國人民銀行總行直屬事業單位中國錢幣博物館研究信息部主任、中國錢幣學會副秘書長、中國博物館協會錢幣與銀行博物館委員會秘書長。

  學術興趣廣泛,研究領域涉及:中國貨幣史、中外貨幣文化交流、白銀的貨幣化、絲綢之路東西文化交流史、中亞歷史及民族史,國內外公開刊物發表論文100余篇。

  (1)出版學術專著7部:

  《新疆歷史貨幣--東西方貨幣文化交融的歷史考察》(中華書局2007年8月出版);

  《錢幣與西域歷史研究》(中華書局2011年2月出版);

  《中國貨幣史話》(系列叢書4部,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6年7月出版,入選中國圖書評論學會發布的2016年8月份“中國好書”,2017年9月又入選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推薦的第二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普及圖書名單);

  《三千年來誰鑄幣:五十枚錢幣串聯的極簡中國史》(中信出版社2019年1月出版,入選中國圖書評論學會發布的2019年2月份“中國好書”)。

  (2)受邀作為顧問與北京電視臺海外節目中心合作,2015年9月策劃指導了《融通之路》十集大型紀錄片,2016年12月19日在北京衛視播出。

(3)應邀策劃組織了2017年7月21至26日《烏孫古道》綜合科考活動,從新疆拜城縣黑鷹山出發,翻越天山抵達特克斯縣,對沿線的古道進行了綜合科考。中央電視臺第十頻道“探索與發現”欄目分兩集于11月23、24兩天做了報道。

  本文已經獲得作者授權發布

  
3d组三 排列三中组三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