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頁 共1521

佳士得紐約拍場上的“印度風”

時間:2019-6-25 文章來源:佳士得

  

  佳士得紐約“奇珍異寶﹕大君與莫臥兒”拍賣囊括近400件橫跨500多年歷史的珠寶、寶石和飾物精品,包括曾被印度大君時期的帝王和貴族使用過的飾物、慶典用具和裝飾擺設等。這批歷史悠久的珍藏中也包括多件來自二十世紀初期的重量級珠寶作品,見證了印度與西方文化交融之時所迸發出的過人創意。

  當時,歐洲國家對印度文化的興趣與日俱增,而多位印度大君也把本國最臻美的寶石和珍珠帶到歐洲,委托當地最負盛名的珠寶商對其重新進行設計。

  雅克·卡地亞(Jacques Cartier)于1911年首次到訪印度,當時德里杜爾巴(Delhi Durbar)正在熱烈慶祝喬治五世(George V)和瑪麗皇后(Queen Mary)的登基。從卡普爾塔拉(Kapurthala)到邁索爾(Mysore),卡地亞先后拜訪了印度多個邦國,建立和培養起與各地大君的聯系。

  

雅克·卡地亞與幾位印度寶石商人。圖片來自雅克·卡地亞記錄1911年印度之旅的照片集。卡地亞檔案庫  Cartier

  印度大君們非常欣賞卡地亞先生向他們展示的巴黎珠寶風格,多位大君更委托他定制珠寶。例如,帕提亞拉大君曾于1925至1928年間委托卡地亞重新鑲嵌他冠冕上的珠寶——這是品牌歷史上所承接過金額最高的單筆委托訂單之一。

  卡地亞與印度之間的密切聯系在裝飾藝術時期尤為明顯,結果促成了兩大類珠寶的誕生:一類是為大君們的印度寶石重新設計的卡地亞西式珠寶,另一種則是為卡地亞的西方顧客們所設計的印度風格珠寶。

  華美瑰麗的帕提亞拉紅寶石短項鏈由卡地亞于1931年制作。彼時,印度大君們紛紛前往巴黎重新鑲嵌他們所珍藏的寶石,而這條由這一法國品牌制造出的瑰寶,便是那段時期中的眾多杰作之一。

  

帕提亞拉紅寶石短項鏈﹕裝飾藝術風格紅寶石、鉆石和天然珍珠短項鏈,卡地亞,1931年。將于6月19日佳士得紐約"奇珍異寶﹕大君與莫臥兒”拍賣呈獻

  帕提亞拉邦巴平德·辛格大君(Bhupinder Singh,1891-1938)是1900至1938年間帕提亞拉邦的統治者,他以生活奢華見稱,并熱愛旅游和名貴之物。據說他游歷歐洲時,曾將20多輛勞斯萊斯組成一列壯觀的車隊,搭載他與妻子、大批隨從和仆人。

  辛格大君生于一個富裕之家。1900年,父親拉金德拉?辛格(Rajendra Singh)在他年僅九歲時離世,于是他便承繼了一批當時最珍貴非凡的珠寶,包括重約234.50克拉的De Beers黃鉆(后由卡地亞進行鑲嵌),以及一件華麗非凡的西式風格鉆石后冠。

  二十世紀初,帕提亞拉邦大君作為多個英國和法國奢侈品品牌的重要顧客,經常光顧Asprey、寶詩龍(Boucheron)、卡地亞、Garrard和其他著名品牌,并將大量珠寶和寶石交由這些品牌重新設計。

  

帕提亞拉邦大君巴平德·辛格(1891-1938),1911年。Carl Vandyk提供  Costa / Bridgeman Images

  二十世紀20年代中期,這位大君將自己珍藏的大量寶石交予卡地亞重新鑲嵌和設計。與黃金相比,他更加偏好鉑金,并為自己和多位妻妾定制了一批獨一無二的珠寶。

  在卡地亞為帕提亞拉邦大君制作的精美絕倫的珠寶當中,有一條極為驚艷的由紅寶石、天然珍珠和鉆石組成的多排項鏈,而現存的帕提亞拉短項鏈便是這臻美之作的一部分。

  同1920及1930年代的許多珠寶一樣,這條項鏈也曾經過重新設計和鑲嵌,以迎合不斷演變的潮流。2012年,這條項鏈由卡地亞古董珍藏(Cartier Tradition)進行修復,得以恢復最初的設計樣貌。

  帕提亞拉短項鏈被卡地亞視為品牌歷史上所制作過的最重要的項鏈之一。與此同時,它也代表了二十世紀初珠寶界這段最為重要的關系之一。

  

裝飾藝術風格祖母綠、藍寶石和鉆石腰帶扣胸針,卡地亞,1922年。將于6月19日佳士得紐約"奇珍異寶﹕大君與莫臥兒”拍賣中呈獻

  上圖中的瑰麗祖母綠、藍寶石和鉆石腰帶扣胸針由卡地亞打造,于1925年在巴黎藝術裝飾與現代工業博覽會中展出。胸針的設計、寶石以及顏色的搭配,完美地彰顯了卡地亞將印度風格注入西方裝飾藝術的才華。

  腰帶專為配搭當時流行的低腰連衣裙而設計,是為查姆利侯爵夫人(Marchioness of Cholmondeley)西比爾?沙遜(Sybil Sassoon)所定制。

  西比爾·沙遜是愛德華?沙遜爵士(SirEdward Sassoon)和艾琳·羅斯柴爾德男爵夫人(Baroness Aline de Rothschild)的的愛女。在1937年喬治六世(King George VI)和1953年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的加冕典禮上,她也選擇將這件珍寶搭配其他珍貴珠寶一起佩戴。在這兩場典禮上,她還佩戴了原本為法國皇室珠寶的藍寶石和鉆石后冠與項鏈。

  上世紀20和30年代,歐洲對遠東和東方文化的迷戀達到了頂點。來自印度的配飾(turrah)成為流蘇肩飾的靈感來源,而有佩斯利圖案(paisley motif)的頭巾裝飾(sarpech)更是風靡一時,這兩者的流行使“印度風格”在歐洲變得普及。一些鉆石手鏈開始配有印度風格的微型飾邊和波斯飾帶,而從齋浦爾(Jaipur)進口的琺瑯煙盒飾牌和雕刻寶石更是在歐洲市場上大受歡迎。

  

裝飾藝術風格Cliquet鉆石胸針,卡地亞,約1925年。將于6月19日佳士得紐約"奇珍異寶﹕大君與莫臥兒”拍賣呈獻

  源自羅馬時期的fibula胸針曾在印度被用作固定頭巾的裝飾,一度十分流行。羅馬胸針也是歐洲裝飾藝術時期珠寶創作的主要門類,這一特點從卡地亞在約1925年制作的裝飾藝術風格Cliquet鉆石胸針上就可見一斑。這枚胸針鑲嵌有一顆7.56克拉心形明亮式切割鉆石,配以欖尖形和老式切割鉆石。

  

  

裝飾藝術風格祖母綠、鉆石、縞瑪瑙和琺瑯翻領表,卡地亞,約1925年。將于6月19日佳士得紐約“奇珍異寶﹕大君與莫臥兒”拍賣呈獻

  大約于1925年出品的卡地亞裝飾藝術風格翻領表由圓形蛋面雕刻祖母綠寶石和仔細打磨過的雕刻祖母綠珠子制作而成,附有“Cartier, France”簽名的表盤可安置于三個不同的位置,它可以作為短吊墜或夾式胸針來佩戴。

  

裝飾藝術風格珊瑚、天然珍珠和鉆石花飾Cliquet胸針,卡地亞,1922年。將于6月19日佳士得紐約“奇珍異寶﹕大君與莫臥兒”拍賣呈獻

  裝飾藝術風格Jabot或Cliquet胸針由卡地亞于1922年制作,并以幾何形珊瑚飾牌、玫瑰式切割鉆石、以及各種形狀的天然珍珠和鉑金材料匠心雕琢而成。

  

裝飾藝術風格祖母綠、鉆石、紅寶石和琺瑯肩飾,卡地亞,1924年。將于6月19日佳士得紐約“奇珍異寶﹕大君與莫臥兒”拍賣呈獻

  而于1924年制成的“印度風格胸針”采用橢圓形蛋面祖母綠,配以梨形雕刻、圓頂和圓形蛋面祖母綠、梨形桌形切割和圓形切割鉆石,以及圓形蛋面紅寶石。其后卡地亞根據工作室的原有記錄,為胸針添加了可拆卸的迷你珍珠、縞瑪瑙珠、琺瑯、鉆石、祖母綠和紅寶石流蘇。

  希達·戴芙巴洛達大君夫人(Maharani Sita Devi of Baroda,1917-1989)格外喜愛天然珍珠、祖母綠、紅寶石和鉆石,她嫁給巴洛達大君普拉塔辛?蓋克瓦爾(MaharajaPratapsingh Gaekwar of Baroda)后,將獲贈的巴洛達的珠寶臻品也納入自己的珍藏之中,這些寶石和珠寶也都源自莫臥兒王朝時代。

  在巴洛達大君1951年被印度政府罷免之后,大君夫人仍然過著奢華的生活,多年中一直同昵稱為“Princie”的愛子薩耶吉拉奧·蓋克瓦德(Sayajirao Gaekwad)繼續出席上流社會的活動。

  

巴洛達大君夫人于1966年6月出席于巴黎Vagenende餐廳舉辦的派對,照片中她戴著由卡地亞設計的灰色珍珠和鉆石手鐲。照片 AGIP / Bridgeman Images

  二十世紀50年代期間,巴洛達大君夫人曾長住于巴黎麗茲酒店,并經常在助手們的陪同下將裝滿寶石的袋子交到巴黎最負盛名的珠寶商手中,讓它們以西方的最新時尚設計來重新鑲嵌這些珠寶。

  

天然珍珠和鉆石手鐲,卡地亞,1953年。將于6月19日佳士得紐約“奇珍異寶﹕大君與莫臥兒”拍賣呈獻

  1953年,她委托卡地亞制作了上圖所示的灰色珍珠和鉆石手鐲,這枚手鐲和其它珠寶一起,由Credit Municipal de Monaco于1974年11月16日售出,以償還大君夫人的債務。

  

天然珍珠和鉆石項鏈,卡地亞。將于6月19日佳士得紐約“奇珍異寶﹕大君與莫臥兒”拍賣呈獻

  上圖所示的天然珍珠和鉆石項鏈據稱曾屬于齋浦爾大君薩瓦伊?萬?辛格二世(Maharaja Sawai Man Singh II of Jaipur)的妻子蓋亞特瑞?戴芙王太后(Rajmata Gayatri Devi)。她在當時被公認為是世上最有魅力的女性之一,經常往返于印度和歐洲之間。

  

  蓋亞特瑞·戴芙,齋浦爾王太后,齋浦爾大君薩瓦伊?萬?辛格二世的妻子,攝于1980年7月,印度。照片中的她戴著自己心愛的珍珠項鏈。照片:The India Today Group / Getty

  這位王太后經常以色彩繽紛的紗麗搭配珍珠項鏈的造型示人,活躍于政壇的她也積極倡導女性權益。在印度脫離英國成為一個獨立國家后,她于1962年被選為印度下議院議員。

  

美好年代Devant-de-corsage鉆石胸針,卡地亞,1912年。將于6月19日佳士得紐約“奇珍異寶﹕大君與莫臥兒”拍賣呈獻

  這枚“Devant-de-corsage”胸針更是美好時代瑰麗風格的完美典范,于1912年由所羅門?巴納托?喬爾(Solomon Barnato Joel)委托卡地亞制作。因在南非經營鉆石礦而致富的喬爾當時向卡地亞了提供四顆頂級鉆石來制作這枚胸針。“Devant-de-corsage”胸針也是卡地亞的著名工坊Atelier Henri Picq當時所擅長的精致鈴蘭形切割(serti muguet )作品的典范。

  以上拍品均來自The Al Thani Collection。拍賣所得收益將用作支持The Al Thani Collection Foundation的項目,包括展覽、出版刊物、講座和資助全球博物館的各項項目。來自這一琳瑯滿目的藝術珍藏中的更多藏品將于2020年,在一間位于巴黎的全新博物館中展出。

  
3d组三 3d组三追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