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頁 共2046

是佛前香爐還是文房水洗

時間:2019-6-22 文章來源:收藏快報 廖文偉/湖南長沙


圖1 刻銅大水洗

  那日有平江古玩商人送一古舊器物上門,他說是“清代大銅香爐”,遠從江西銅鼓搜尋來的。

圖7 掛角寶相花

圖2 正面開窗“花香”主題紋飾

圖8 三瓣蘭宋梅

圖3 背面開窗“鳥語”主題紋飾

圖9 放大鏡下刀痕鑿印

圖4 側面開窗紋飾之“彩云追月”

圖5 側面開窗紋飾之“夕陽余暉”

圖6 大型石刻洗筆洗硯池

圖10 日本銅火缽

  “香爐”委實不小,約略估摸一下,高20厘米上下,秋海棠四瓣花口,直徑30厘米左右,端莊大氣(圖1)。仔細審視“香爐”,四周鐫刻有開窗山水人物(圖2、3、4、5),窗框為纏枝蓮,四角鐫刻寶相花,構圖布局規整,題材情調高雅。目光落在正面圖畫上時,倏忽間有些異樣的感覺。畫面上顯然是一對夫妻,依偎在花前月下,朱欄畫棟,人面紅花……心頭一顫,忙忙地回過頭去再讀其他畫面。我忽然驚悟,它決非“香爐”,佛前焚香,菩薩們恐怕不會喜歡!

  話還得從遠處說起。毛筆和硯,唐宋元明清乃至民國時期,皆為書案必備之物,洗筆的小盆小缽雅稱水洗,陶瓷、玉石、金屬、竹木皆可制作,與筆硯相伴。一般文人學子作文習字,一人一筆,精巧的小水洗是足以對付的。

  古代書院便不同了,學子眾多,常常備有大型石刻洗筆洗硯池(圖6),長可至100厘米,寬可達60厘米,高可超50厘米。池的四周,雕刻山水人物或花卉文字,增添些書香文氣。我主理電視臺“玩家雅集”五六度春秋,曾寄賣過三口書院使用的石雕洗筆洗硯池,幾乎全是明代之物,紋飾典雅,雕刻古拙,不幾日便有人買走。洗筆洗硯池是放大的水洗,書法家書寫“擘窠大字”榜書,使用的是提斗或京楂,小水洗就難有作為了。我見過的最大青花瓷水洗,口徑30多厘米,高20多厘米,端莊大氣,擺在畫案上,煞是氣派。

  古玩商人送來的,哪里是什么大銅“香爐”呀,正是刻銅大水洗啊!它皮色老舊,紋飾繁縟,畫意古雅,歲月留痕歷歷,處處透露出清代古舊器物的時代氣韻。雖不能與書院學子用的洗筆洗硯池比大小,也算是水洗中的巨無霸了。

  刻銅大水洗為秋海棠十字瓣花口,四面開光雕刻山水人物,框邊為纏枝蓮。四角飾寶相花(圖7),主題花為牡丹。兩側有象鼻耳,耳上飾寶相花,主題花為三瓣蘭宋梅。三瓣花不多見,三瓣蘭宋梅尤為稀罕(圖8)。此花清乾隆年間由紹興宋錦璇培育而成,因此稱為宋梅,神州大地獨有,別無分店。主瓣圓整,花容端正,氣韻高雅,淡綠輕黃,十分清麗,古來為蘭中名品。這3組花卉紋飾,無一不帶有典型的中國民俗文化特色。四面的開窗山水花卉人物,其構圖風格、繪畫意境、裝扮服飾、建筑家具,都打烙著深深的中華文明印記。

  四面的開窗山水花卉人物圖案,正面畫面“小院幽深,繡墩雕欄,夫妻笑指說牡丹,石前魏紫伴姚黃”,其意境為“花香”。背面畫面“綠葉婆娑,靜聽啼丫,無邊春色還未了,但聞鳴聲不見鴉”,畫外有畫,其意境為“鳥語”。東頭畫面“曉月如鉤,彩云飛渡;一地銀輝柔似水,坐看嫦娥巡天路”,其意境為“彩云追月”。西頭畫面“閑來小飲,日落西山,金輝又籠綠山巒;明日東望是朝陽”,畫外有畫,其意境為“夕陽余暉”。團團一洗,布局的花木廊道,刻畫的男女人物,無不表現出濃濃的詩情畫意。只需稍作梳理便會省悟,大水洗浸潤著墨翰書香,文人氣味濃郁,是典型的舊日書法大家使用的大水洗。洗足鑲以木座,歷世代滄桑,經日月磨礪,老氣舊韻濃烈,襯托著皮色包漿溫潤的銅洗,瑩瑩生輝。

  尤為難得的,是山水人物花卉全在銅上浮雕而成,一刀一鑿,手工鏨刻,其古風舊韻,鐵鑄銅澆的不可同日而語。放大鏡下,刀痕猶在,鑿印依稀(圖9),皆可尋覓點數得出來。加上立意內涵豐富,畫面情調高雅,人物顧盼有神,藝人全憑刀筆表現,技藝不可謂不高。而鳥語花香、曉月殘陽,表現手法竟是畫外有畫,其匠心可謂獨到。

  當日從長沙古玩商人手中購得清代大銅水洗,著實高興了一回。日日摩挲玩賞,凡有同好客人至,必小心翼翼取出來炫耀。湛江海洋學院藝術系主任徐中敏來訪,對水洗上畫外有畫的奇妙構思贊不絕口。善竹木玉石雕刻的張裴來訪,則驚嘆大銅水洗的一刀一鑿,精密若此,斷言哪怕日日不輟,也要三四十天才能完成,他嘖嘖連聲大為贊嘆。

  誰說不是呢,古代藝人,正是具備這種不懼辛勤勞累,但求精益求精的工藝素養,不計工本但求完美的“舍得”精神,才給后人留下許多文化內涵厚重的遺存啊。

  有人認為,它既不是中國香爐亦非中國水洗,是日本火缽。這便說來話長了。中華文明傳播很遠,大和民族是受益最多的民族之一。始自漢唐時期,日本高僧便遠渡重洋來到中國,學習佛經佛法,學習茶藝茶道,學習書法繪畫,學習中國圍棋……明代更是有人一住許多年,親歷親為學習制瓷,回去后發展了日本的制瓷業,宣德爐亦帶回了東瀛之邦,繁衍生息出來日本香爐、日本水洗、日本火缽。當然,只需仔細觀察,日本造就是日本造,陶瓷和銅器即使用上中國的“龍鳳呈祥”“歲寒三友”“寒汀落雁”“古木棲鴉”,構圖和情境,器型和紋飾,大多生搬硬套,就簡刪繁,終不及中國造的和諧貼切,更不用說中國繪畫藝術中畫外有畫的巧妙構想了。近些年的確有從日本進來的銅火缽一類銅器(圖10),兩用三用皆可,只需用心觀察,是否中華文明和民俗文化的貼切體現,是不難看出的。

  大銅水洗則是中國文化氣韻十足,又是花香鳥語,又是花前月下,又是畫外有畫,中國唐宋元明清一脈相承的纏枝花、寶相花赫赫然在目。擺上畫案,與筆墨為伍,同文人相親,更顯相得益彰。

  
3d组三 3d组三是多少钱一张